绿绿星球

拜托了,狗粮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整个剧组就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姚望是不能随便抱随便做出亲昵动作的。
他要闹你,可以接受,但不能去闹他。
大家都熟悉了之后会知道像是蜂蜜蛋糕一样招人喜欢的人,难免会有玩high非要找人咬一口的时候,去咬别人。如果有幸成为soulmate,也要在他终于敞开话匣子叨波和他家那位因为时间久远而延伸出无数版本的数xuan落yao时保持认真倾听的好习惯。学会克制,各个方面来说,很重要,

他会冷不丁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恶作剧——你弄不好的东西,他虽然也是象征性的摆弄一下,然后无辜的弯着嘴角笑嘻嘻看着你,好像真的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要你夸夸他,实际情况是没有一丁点的变好。可你就是忍不住扮演需要被照顾的傻瓜弟弟角色「哇——你最厉害了!」「我家小朋友脾气可大,不这样惯着可怎么行啊」
是的,我已经被这样的恶作剧整蛊过无数次,竟然也十分的受用。毕竟谈恋爱并不是什么军国主义保卫战,为了浪漫耍赖的人也是格外的可爱不是吗!

当然他这个角色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十分让人难以克制。
穿成那样还毫不自知的露着白花花的肩膀像个不安分的小兔子一样到处晃来晃去,让我抓着 酒杯跟剧组的朋友聚餐时也十分的不安心。
「不能跟着刚认识的演员出去」我就是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固执的要求staff说什么也要改变一下行程的。
— — — — — — — —
他看到我走进剧组宅子的门就小奶猫一样跑到我面前也不说话就是仰着脸看着我笑,我看的那叫一个心惊,“艹这裙子结不结实啊”
我脸色不太好的拽住那人的手腕就走,说实话我是不认识路的,但手臂到底是不温柔的碰到了那位同事我也不管了,诧异哄笑的目光我也能当做没看见,但说真的,那种想要把他抵在墙上吻到全身粉红的目光,我是在清楚不过的了。能理解的吧,那种恨不得把他扛在肩上保护所属物般正义的走出去的心情。

随手抓一件戏服披在他身上,连边边角角也要仔细扣好。我低头撇他一眼,他也侧脸瞅瞅我,就用另一只手来拍打我的肩一边笑著对别人讲说“这家伙就是顺路来看我的”
于是我享受着大家对于「哦原来他们两个真的是一对啊」,「相爱的小情侣之间是有做亲密动作特权」的想法中,心满意足的听着他用软绵绵的声音向我还不认识的那些同事埋xuan怨yao,「我们在一起听起来没有新鲜感的吧,估计大家都能想的到。」
— — — — — — — —
他嚼着东西召唤我过来,在我身边晃啊晃的就蹭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