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绿星球

/芭莎访
怎样知道他不是非我不可呢,无非是刚才我们嘻嘻哈哈的聊天,他突然说出一句我的家乡话,还像是不小心露嘴了我不知道的秘密一样懊恼着说「啊~最近剧组的四川人有点多呐」

什么时候会觉得我对你来说,一点都不特别了呢。无非是我有偷偷的不靠近你的肩膀,看见你依然兴高采烈的讲我们的事情,自己悄悄地挪回去顺便配合你笑的连眼睛都眯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的默契不是体现在和你握拳相撞的那一刻,不是无论多少次我的手臂都能熟悉地找到你肩膀的那个它曾经停留过的位置,不是我们在争吵时说出的每一个狠毒的字眼,都能准确无误的射中对方胸膛中专属自己的地方。而是在后来心照不宣的谈话里,无论多少次提起有关于你和我那些滋生出警戒线的事情,都会默契的,不偏不倚的被阻拦 ,被隐藏,被像路边淋湿的小狗狗一样,哄着它远远走开不要跟在身后。

因为你还愿意和我强调那些你不喜欢的事情,所以我们还能硬撑着走下去。

但当他拿命运意有所指的暗示全部用巧合代替,把要在一起的旨谕或是天启全部当做神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讲出这句话的。
「对于他来说,我已经不是那么特别了」

从前呐,有一只小狮子,在落着大雨的晚上跑了很远的路来到我的院子,咚咚咚敲开了我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出说感谢地话。
我拿毛巾擦去他身上的雨水,问他说 

“现在教你讲话的人一定比我厉害很多吧”

评论

热度(5)